KIM

Heal

         像是烈日行云下因烦躁而心生叹息,望着奋力划破云层拼命向上攀长的白杨,那些轻易穿透云层而下的阳光,究竟是一种宽慰还是嘲讽。或者说,也是一种无声的叹息。

         若在这种燥热的季节里,在这种黑夜里,关掉灯,关掉空调,关掉嗡嗡作响的风扇,便会渐变得潮热,令人难耐。亮起手机屏幕,在这一小方发光发热的屏幕里,谁又能给你一丝清凉与安慰?背上黏热的汗水提醒着你,在这无尽永夜里,即使点亮一盏孤灯,照亮了你的眼前,依然会心生孤寂与悲凉。而当你觉得心生一丝凉意时,也许是你在这黑夜里切实的感受到了心冷。

          不免也有过一种想法,在这种黑夜里便不要再入睡,即便入睡也惊觉会有梦魇到来,只会令自己惊醒罢多吓出几分难耐罢了。倒是习惯了这燥热后,大半夜里,便会觉得安静坦然了,可以专心做一些事情。但兴许多半是抵不过睡意,伏在书桌上便失去了神智。

          不过,这种夏时没有空调也是睡不久的,常常日出过半时又会徐徐醒来了,接着陷入迷茫与未知中,并不知晓今日的意义又在哪里。“在炙热的夏天里,我们无法停止抽烟”说的便是此番情景。难以排解的烦恼,烦闷,并不会被烈日所吞噬,而是在不断地积淀,沉淀成一种悲恸。

          原本记录着许多青春时光的夏日,不知何时已变得有些荒凉。时光已不知道从自行车的轮踏上,融化的雪糕里,荫荫绿树下的长椅来回多少趟了,一如我的眉眼也在悄然改变。那些曾在我心上流连的人,还好吗?还好吧。那些如同细枝末节的情感,像是封存多年的桂花酒,我没有遗忘,却又拼命想遗忘,我没再喝过,却因回味了些许而沉醉其中。这便是夏醺了。

          忘川之上,桑梓之下。终究在这迷醉了。


——一座城市的既然有了历史的光辉,就不必再用灯光来制造明亮。

                                                                          题记

          这句话,我反复阅读,反复体味。

          现在,繁荣的城市并不缺乏,每个人都置身一座城市中,但每座城市其实是有本质上的不同的,而喧嚣与繁荣则是现代城市的普遍特质。

          但是,这些城市的光辉是用几十年的时间用科技以及各种大兴土木的工程堆砌而成的。罗马,这座城市,它的光辉则是历史的光辉,因此它不必用灯光来制造明亮。它悠久而富含韵味的历史,足以照亮整座城市。闪烁的历史光辉能够延续很久,除了完全毁灭谁都无法遮盖它的光辉,这种光辉在岁月中沉淀成更为瞩目的历史文明的火种。之所以那么多人觉得现代城市越发喧闹,是因为灯光所制造的明亮无法给人以心灵的慰藉,只能够让人越发迷茫,只能让人迷失。

          “因为在罗马面前,美国和上海都没有历史。”不是说美国和上海没有一点历史,二十与罗马相比起来,它们的历史显得微不足道。即使如今美国与上海的经济发展水平很高,但它们也只能铸造一个明亮的未来,不能够重写一篇历史。罗马在它们面前,带着千百年的历史,有足够的威严。


有没有 觉得我和你是同一类人 或者是觉得我们可以处得不错的人呢:)


       罗马人每年都有如此充裕的假期,是真正意义上的放假,全身心地投入去享受,远离人性,回归本性。他们无牵无挂地离开这座城市,无畏于留下一座空城供游客去惊讶。同样是旅游,罗马人心无挂碍地潇洒出行。而那成千上万的来罗马观光的游客里又有多少人是这样子来罗马度假的呢?更多的只是从忙碌里挤出一点时间来匆匆体验几天便离去罢了。这种比较是荒谬的但也是确实的。价值观的不同以及能否随时全身而退,决定了一个人是被生活追逐还是在享受生活。

        相比起中国人的忙碌,罗马人显得如此洒脱。中国人的生活节奏是如此的紧凑,平常人在普通的职位上摸滚带爬,忙忙碌碌。一个平常人,在十二年的读书生涯结束后,迈入四年看似轻松的大学之后,莫约二十二岁,三十岁前结婚,但这其间约八年的时间并不是逍遥自在的,这就是绝大部分人在职场上打拼的时间。高居要职的人不断追求更高的目标,平常人尚且维持生计便可。但是,这两类人都是忙碌的——虽然追求不同,但抽出一天两天来度假都是困难的。对于那些高居要职的人来说,一分钟是宝贵的,是黄金时间;对于平常人来说,一天两天工资便又要少了,加班费什么的也少了。这八年是如此的忙,以至于到了适婚年龄后,结婚生子,余下的日子又为了家庭来转,再谈休假也就更难了。

         我更想知道的是,罗马人为什么能做到如此洒脱呢?罗马相较于欧洲中的各国,经济水平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但罗马人不急,也不紧,他们并不忙于赚钱,他们没有十分热衷于这项中国人很钟情的活动,他们放心的留给世界各地游客一座空城,放下金钱中的人性,城市里的人性,还自己一个本性,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说,他们在过一种慢生活,他们在真正的热爱生活。